人生苦短,转行程序员要趁早(中)

最近不少朋友表示对现在的自己很不满意,尤其是工作前景和收入上来看,感觉再这样持续下去,一辈子就真的废掉了。得知我已经成功转行做了程序员,于是想了解一下做程序员感觉如何,自己也打算转行做一枚程序员。

在和朋友们交流的过程中,当他们吐嘈自己的现状和困惑时,不禁想起曾经的自己,也遇到过同样的焦虑迷茫。在和朋友们交流之后,我也在反思自己在交流过程中表达的想法观点是不是真的能对自己和别人有启发,因为我也曾渴望有位过来人能可以点醒一下自己。

生命不息,造粪不止。

父母们没有经过我们自己的同意,强行一波,将我们带他们的家庭,于是在我们咕咕坠地的那一刻起,我们的成长就和这个家庭绑定在了一起,他们的性格人品和教育思想都会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的成长,未成年之前我们没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他们是我们的唯一监护人,承担着我们的一切社会风险,吃喝拉撒均由他们来支持。

因为他们深知,以自己的能力是教育不了我们更多的科学知识,也给予不了我们更多的友谊之乐,我们在接受科学知识教育的同时,也在慢慢形成自己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于是他们连哄带骗地把哭着鼻子不去学校的我们送去了幼儿园,从此我们走上了漫长的学生(学生 = 学习 + 生活)生涯。

青春期的我们,性荷尔蒙的肆意分泌使得我们在生理上显得更加成熟,并渐渐认为自己已经有了独立思考和做主的能力,他们可以不需要再把自己当作小孩子养育了,从法律上来说,我们已经快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了,也可以自己承担一切社会风险了,然而,此刻的吃喝拉撒还是由他们来支持。

已经过了叛逆期的我们,此时的我们绝大多数都已经上了高中,我们开始知道上高中完了要高考,高考完了可以上大学。在父母、老师及亲朋好友们连哄带骗地描绘大学的自由美好,我们无时无刻不在用意淫上大学之后的生活来支撑坚持下去的信念,每天写着写不完的作业,做着做不完的卷子,我们风雨兼程、挑灯夜战,无时无刻不想逃离到更美好更加可以让“自己做主”的地方。

此刻,人生第一次有了点点主动控制权,可以挑选现在开心和未来再开心。

在高考结束,准备选择志愿的时候,我们来到第一个人生路口,握着报考指南,翻来覆去的权衡,在名字好听又好看的院校和霸气侧漏的专业名称之间左右对比、谨慎选择,担心自己“一失足成,成千古恨生”。逼到份上,不管的恨都得忍着接受。

有些人拎着行李进了曾经意淫的大学,有些人也背着行李进了谨慎选择的院校,有些人也驼着行李闯荡社会去了。

曾经在同屋檐下一起意淫、奋斗的小伙伴们,各自飞翔,从此相望于江湖,即便多年之后再聚,我还是我,他还是他,即便我过得一贫如洗,我依旧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他即便过得再飞黄腾达,也依旧在世界的另一个角落。

现在长大了,有了更多的想法,也产生了更多的梦想,但是无法直接可达,所以我们开始烦恼,烦恼于自己无法改变现状,并对自己现在极其不满意。但是不满归不满,时间总在向前走,持续的烦恼让深知不对现状做出改变,如此反复不变,十年后的今天,不是未来,还是今天。

越是烦恼,越是焦虑。

焦虑归焦虑,即便你我活得千差万别,我活得像一条无处找安身之地的流浪狗,你活成了精致潇洒的人生赢家,我们的肉身依旧苟活于世,都是大自然中一种叫人类的物种,总要三餐觅食,总会造出同营养价值的有机肥料。

造粪之外,还能干嘛?

我们作为人类物种,区别于其他生物物种,多了一种特殊的能力,那就是智能。

最接近人类基因的大猩猩,它们天生会捡起地上的树枝并折断成自己想要的长度,插进蚂蚁洞里捉蚂蚁吃,而人更高级,有着天生的智力优势。我们可以找到长度粗细合适的树枝做成手柄,找到坚硬扁平合适的石头磨成铲子,再使用藤条把两者组合在一起,制作出一把铲子。

人类一切发明归根结底就是在自我满足,即便某人创造出对没有任何实际价值的东西,在这个创造的过程中也是自己在满足自己的创造欲望,享受身体中产生的多巴胺。因此作为人类除产肥之外,还可以利用智能优势,主动“搞事情”以达到生理或心理上的自我满足感,所以满足私欲并没有什么不好。

沃纳·冯·布劳恩小时候就喜欢在街头看别人开着自制的”火箭四轮车”在横冲直撞,这种前所未有的快乐感和满足感促使他对火箭的研究产生了兴趣,因研究如何把导弹升上天空带来源源不断的愉悦感,使他不断深入其中,年纪轻轻就被人称赞为真正的科学家,成功帮助希特勒制造出了威震八方的 V-2 导弹,使世界格局变得更加混乱。

在这期间,效力纳粹的科学家也不乏其他领域的世界级佼佼者,他们不是战争狂,而是选择了给他们研究探索的土壤,研究乐趣大于纳粹邪恶的痛恨。

当纳粹完全战败时,以美国为首的战胜国,要挟这些科学家来本国效力,如果自愿帮助美国继续研究探索,除本人享受国家给予的顶尖研究资源和环境之外,还可以解决一家老小的住房和户口问题,如果不答应,就视为他们是纳粹共犯,必须受到国际法律制裁。

见到如此诱人的“诱惑”,科学家们当然是选择投入大美帝国的怀抱,肆无忌惮地享受着研究资源以满足自我愉悦感,可以马后炮地认为,这种私欲的满足促进了世界科技文明进步。

回归本性,做什么可以让自己快乐,就去干什么。

挣大钱,就特别愉悦?

产生愉悦感的事情莫过于挣了大钱,有着花不完的钱,物质资源拥有感变强,少了对未来一贫如洗的焦虑感,于实现了“财务自由”,也变得“于众不同”,从此称为别人眼中的赢家。问题在于,谁都知道拥有很多财富的美好,可怎么实现呢?

传说一

互联网行业兴起有一段时间了,程序员需求量还是没减多少,薪资水平还是相对较高,再对比自己现在所处的行业和位置,人家某程序员干一个月能顶我们干两个月,同样的时间,人家做程序员的实现净积累十万要用一年,而以自己现在的水平,到达那个目标的年限恐怕是个未知数。

上面这段传说,假设一点没错,导致的现象就是,站在圈内的吃得正香,圈外的人看得眼馋,跃跃欲试。但似乎哪里不对劲,薪资高低真的和职位名称有绝对相关?

如果正相关,那是不是只要打着是一枚程序员的旗号来面试,所有企业老板们的脑子都瓦塌似的,听着来者口若悬河地描绘自己如何熟练地某某技术,老板见闻眼睛一亮,立马开高薪纳才,也就是有了上面的“程序员高薪资”。

经济学常识里人力资源是商品,是资源,可以等价交易,高薪不应该是创造价值高低决定吗,谁说干程序员就高薪资,前景发展好的,这不是在故意抬举这个职业吗。

传说二

听说某某曾经是屌丝一个,某年进培训机构呆了五个月,出来就月薪过万了,从富裕起来。

上面这段传说,可以不算作传说,毕竟人家真的拿了高薪,真的有那个商品经济价值。但为啥曾经被众人看不起的屌丝逆袭成功了呢?

或许是因为人家去的是某知名培训机构,老师讲得好呀,学生们学习氛围好呀,就好比名校易出状元一样。加上人家学的就是编程,完全从零基础开始,半年后成功转行做了程序员。

相比自己,比那位曾经的屌丝状态好不少呢,于是在传说的鼓舞下,渐渐开始心动了,犹豫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去个知名培训机构,闭关修炼半年,出来也是条好汉,拿到高薪成功逆袭,正好大大地满足了自己。

传说三

在一些论坛或者知乎上可以看见一些小伙伴,分享或吐嘈了自己在培训机构的整体感受,他们普遍认为,培训机构毕是的盈利机构,只要报名交了学费或者贷款上学,你学不学与它无关,它会按照教学大纲走一遍,学不学得到得看自己。

这个传说传得很中肯,但和前两个传说相比,前者们更具有故事感和诱惑力,因为它的魅惑力可以让心如止水变成心情漪涟,对未来严重焦虑和恐慌患者听闻之后更加惶恐不安,心中隐隐听到一种声音:是时候转行程序员了,赌一把,没准真的逆袭成功了,那不就赚大发了。

抛硬币看正反面,前五次都是正,第六次一定是正或反吗?

每想起在大学的自己,每每走进图书馆的自然科学阅览室,望着书架上琳琅满目的书籍,站在原地开始意淫学会 PS 可以如何如何,学视频后期如何如何,学会 UI 设计如何如何,学会音频制作如何如何,结果什么都没学成。

生命有限,停止意淫,把生命浪费在使自己开心的事情上,先做自己感兴趣和自己开心的事。

活着,开心就好。

有人或许反问,你唠了那么废话,关键是自己现在对啥都不感兴趣,这怎么办呢?我浅薄地认为,对啥都不感兴趣的人是不会看这段文字,因为完整看到本段的,起码是对本文有点阅读下去的兴趣,所以,不如尝试做点让自己真的开心的事?


本文还有个副标题
人生苦短,程序员转行要趁早。
updated updated 2020-03-01 2020-03-01
本文结束感谢阅读

本文标题:人生苦短,转行程序员要趁早(中)

本文作者:木鲸鱼

微信公号:木鲸鱼 | woodwhales

原始链接:https://woodwhales.cn/2018/08/13/019/

许可协议: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

0%